当前位置:首页 / 新闻纵览
世界上最会赚钱的兔子:一年光靠“卖脸”能赚12亿
点击率:224 日期:2019年06月06日 编辑:管理员 来源:神州动漫 展会相关图片

文章来源/经济之声笑傲江湖整理

图片来源/原文及网络

原文作者/市井财经叶克飞

有改动


有这样一只兔子,样子平平无奇,最大特征是“X”形状的嘴巴。不过,它的故事被翻译成五十多种语言,图书全球发行近亿册。它的形象使用权在全球范围内销售,涵盖多个行业。一年光靠“卖脸”就能赚上1.5亿欧元,折合人民币12亿元,绝对是世界上最会赚钱的兔子。

2000年是这只兔子诞生的第45年。3.8万张生日贺卡从世界各地寄往它的家乡,这个数字也入选了世界吉尼斯纪录。2005年是它的50岁生日,又收到3.96万张贺卡,再创新纪录。

它就是米菲兔。


o1

富二代的绘画梦


如果去荷兰老城乌得勒支旅游,第一站可能就是米菲兔博物馆。米菲兔博物馆的名字应该是迪克•布鲁纳博物馆。

迪克•布鲁纳是米菲兔的作者。1927年,他出生于乌德勒支的一个富裕家庭。祖父和父亲都是当地富商,经营着荷兰最大的出版社。作为家中长子,迪克·布鲁纳自然被视为首选继承人,家族将他送到伦敦和巴黎留学,接受最好的教育,接触图书销售和出版专业知识,希望他可以继承家族产业。可是迪克•布鲁纳根本不喜欢做生意,也不喜欢出版行业,他更喜欢画画。没错,就是那种“不好好画画就要回家继承万亿家产的励志孩子”。

在伦敦和巴黎留学时,他对出版行业的专业课没有兴趣,终日流连在博物馆和美术馆里。二战期间,他被迫中断学业,回到荷兰。尽管战火喧天,他也悠然自得,而且战时生意萧条,他也无需参与家族生意。在此期间,他潜心画画。1951年,以前往阿姆斯特丹学习绘画,并做起了插画师。

1955年,儿子玩兔子玩偶的场面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养过的兔子,于是顺手画了一个兔子形象,米菲兔这个风靡全球的漫画形象就此诞生。一开始,迪克•布鲁纳并没有刻意设定米菲兔的性别,直到1970年,在米菲兔系列的第六本绘本《米菲的生日》中,他首次给米菲穿上了花裙子,确定了米菲的女性身份。

米菲兔的线条非常简单,只用颜料三原色和绿色,十分清新。迪克•布鲁纳曾说过:“橙色是红色加黄色,紫色是蓝色加红色,这些颜色不够直接,我不喜欢。我要画最简单的画,颜色也是,必须简单直接。”

在米菲兔诞生后的半个世纪里,迪克•布鲁纳始终坚持这种朴实的创作风格,哪怕是节日和重大纪念日,他也不会让米菲兔换装。仅仅依靠铅笔,迪克画了几十年,他对米菲兔的创作信条就是“简单点,让一切都变得简单点”。


o2

把博物馆变成大乐园


2006年,米菲兔诞生的50周年,乌德勒支的米菲兔博物馆正式开馆。这个只有两层的博物馆与一般的博物馆有很大不同,除了一楼的一个小展厅里展示了迪克•布鲁纳的一些手稿和不同版本《米菲兔》之外,没有太多展品,更像一个米菲兔主题的游乐园。

它有大量互动区域,比如让孩子认知空间和形状的积木区,让孩子认识交通工具和交通规则的交通区,还有提供蜡笔白纸剪刀等工具的涂鸦区。

最受欢迎的则是一个名叫“米菲之家”的空间,它按照现代家庭格局来设计,一楼是客厅和厨房,二楼是卧室和卫生间,孩子们在里面过家家,不想出来。

为什么米菲兔博物馆变成了一个大乐园?因为相比一般博物馆的庄重,迪克•布鲁纳更喜欢简单的快乐。

他沉浸在这种简单的快乐里,生活同样极简。从上世纪50年代到2011年,他每周都工作七天,每天早上五点起床,以妻子的日常琐事为题材,为妻子画一幅画。吃过早餐后,他就骑自行车到工作室画画。中午回家吃饭,下午回工作室处理一些行政事务。2011年,他已无法稳定握笔,才宣布退休。

生在富豪家庭,一辈子没为生计发过愁的他,安享着自己的童话世界,视金钱如无物。甚至当人问他通过米菲兔赚了多少钱时,他也只能如实回答一句“不知道”。

2017年2月17日,迪克·布鲁纳在睡梦中安然离世,享年89岁。值得一提的是,出生于1927年的他,在中国传统生肖里恰好属兔。


o3

米菲兔不止卖书还卖脸


米菲兔系列的荷兰原版绘本一直坚持小开本原则,便于孩子手捧着阅读。每本只有12页,每页一幅插画,配上四行诗,有时甚至连文字都没有,内容多半是孩子可以理解或者即将面对的生活场景。

即使篇幅如此之短,迪克·布鲁纳仍以工匠精神雕琢,通常几个月才会完成一本。因为追求极简,他习惯在素描草稿上不断删除线条,直至没有一根是多余的。他曾说过:“我开始画米菲哭的时候,我画了4滴眼泪;第二天,我去掉一滴;第三天,我去掉另外一滴;第四天,我又去掉一滴。这个时候,我发现,只有一滴眼泪的米菲,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伤心。”

1992年,米菲兔首次登上荷兰电视。2003至2007年,米菲和朋友的故事在加拿大和美国电视频道播放。2013年,第一部米菲兔电影《剧场版米菲•动物园寻宝》正式上映,开启了米菲的大荧幕之旅。

半个多世纪以来,挂有米菲标志的产品卖出了一万多种,如今每年可以带来1.5亿欧元的销售市场。通过形象版权授权,米菲出现在文具、衣服、家具、配饰和玩具等领域,在许多国家甚至随处可见。仅仅是迪克·布鲁纳家族的出版社,每年就可以通过米菲兔形象躺赚200万欧元,相当于人民币1600万元。

1996年,与米菲兔相关的图书和音像制品进入中国。米菲形象也被应用于国内商业领域,包括婴儿衣服、家具用品、鞋帽、配饰和玩具等。中国人接触米菲兔,多半不是从绘本开始。早在中小学生能见到米菲兔绘本之前,就已经在文具上见到了它,特别是那些带着米菲兔立体形象的圆珠笔。

随之而来的是盗版问题。


o4

盗版米菲兔日本人做得高明些


米菲兔成为知名商业品牌后,盗版侵权行为也随之出现。品牌方也为此打过官司,还获取了赔偿。不过对于迪克·布鲁纳来说,最让他头痛的是日本人。

日本人从未走低级的赤裸裸侵权路线,而是采取了另一种让人无法判断和界定的方式。1974年,史上最能赚钱的小猫咪在日本诞生,它就是Hello Kitty。这只小猫风靡全球,还代表着日本的卡哇伊文化。但在2010年,迪克·布鲁纳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,表示自己一点也不喜欢Hello Kitty,因为它涉嫌抄袭米菲兔。

Hello Kitty和米菲兔确实有相似之处,它们都走萌路线,造型也相当简单。也正因此,许多人甚至认为米菲兔是日本的。不过要说抄袭,似乎很难界定,但可以确认的是,Hello Kitty乃至日本的卡哇伊文化,都受到了米菲兔的巨大影响。

早在1964年,米菲兔绘本就由作家石井桃子译介引入日本,掀起热潮。哪怕是日本最著名的旅行攻略“地球步方”系列,也将乌德勒支视为荷比卢路线的圣地之一,不少日本游客会在迪克·布鲁纳习惯去的咖啡馆等候,与之合影并索要签名。

日本人对米菲兔的热爱也说明了这一点。2015年,为了纪念米菲兔诞生60周年,东京银座举办米菲兔特别展,迪克·布鲁纳最初创作米菲兔的画稿也首次公开展出。许多知名设计师和插画师重新设计或画出自己心中的米菲兔,向迪克·布鲁纳致敬。

当然,也有过不愉快。话说Hello Kitty曾经有个名叫卡西兔的好朋友,被迪克·布鲁纳认为与米菲兔神似,侵犯了著作权,于是提出诉讼。法庭判卡西兔侵权,日本三丽鸥公司败诉。诉讼涉及的全部费用都会用于日本地震海啸灾害后的重建工作,金额大概是15万欧元,卡西兔也随即退出市场。


米菲兔和卡西兔


极其简单的线条组成、亲民可爱的人设设定、无限品类的IP延伸……米菲兔的成长简直就是一本动漫IP开发的教科书。